快捷搜索:

过笑望山庄,一是看在巧拙师叔的面上,二来也

道,“将军可是故意安我之心,好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出奇兵一举攻入笑望山庄吗?”

将军眼中慑人的精光一现,“今日放是不想再增杀孽。我已破例解释这许多,就此告别各位!信与不信,几日后自有分晓。”将军身形在山谷外消失不见,几人才松了一口气。

杜四握住物由心的手,运功助其疗伤,关切地问道,“不妨事吧!”

明将军虽是从头到尾都是轻言柔语,半点不见敌意,但却无时无刻不让人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。以至就算物由心喷血受伤,除了林青和物由心本人,其他人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物由心闭目良久,方才功运圆满,黯然长叹一声,“我自问也见识过不少高手,却从来没有见到一个人如将军般深不可测。”

杨霜儿心有余悸,“我听父亲说过,江西鬼都枉死城的历轻笙有一种邪功,名为揪神哭,专门以音惑敌凭声伤人,难道将军也会这种邪门的武功吗?”

容笑风奇道,“历轻笙身为六大邪派宗师之一,揪神哭是他的不传之秘,将军应该不会这种邪功吧!”

林青沉声道,“据我所想,这并非什么以音惑敌之术。只是明将军浑身毫无破绽,让物老不敢向其出手,散功时又被将军所趁,发声乱气以致内息紊乱,有我等相助半个时辰应该可以复原。”

物由心点点头,却仍是一脸的茫然,好象有什么事情极为不解。

许漠洋看着物由心问道,“请物老说说当时的感觉,以你几十年的功力,总不至于半招都发不出吧?”

物由心望向林青,“你面对将军时可有什么怪异的感觉么?”

林青颓然叹道,“将军的精、气、神全锁定在我身上,我只得竭力运功消除那份有若实质般的杀气,那还有半分其他的感觉!”

杜四点头道,“我是侧面对向将军,犹感觉到那份庞大的压力,林兄弟身在局中,感受自是份外强烈。”

杨霜儿惊讶地道,“我怎么一点也没有什么感觉?”

许漠洋得了巧拙渡来的真元之气,见识大长,“所谓杀气实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,武功越高者越能有所感应。像将军如此的武功,只怕一个心怀杀意的人接近到一定范围内就能为其所觉,而一个不通武功的平常人,就算面对鬼失惊那样的超级杀手,也未必能察觉什么异常。”

鬼失惊乃为将军座下三大名士之二,仅排在将军府大总管水知寒之下,犹在毒来无恙之上。手下训练有二十四名杀手,以天宫二十四星宿为名,人称“星星漫天”,专门替将军进行暗杀行动,几乎无有失手。

鬼失惊因此被称为黑道上的杀手之王,与虫大师并称为武林中极品之杀手。

物由心心神不安地喃喃道,“当时将军的出现极为突然,我蓄满了十成的功力以待一举制敌,却发现……我一直没有认准将军的方位……”

“啊!”众人皆是惊惧交集,什么叫没找准方位??

物由心似还在回想当时心志被夺的刹那,“本门的识英辨雄术不但能看人的面相,更能从敌人的武功中找出最弱的一点予以猛烈的打击。所以我面对将军时首先便是寻找他身形的破绽,然而我只感觉到他周围的气场中毫无变化,便只像是一个非实物般的影子……”

容笑风与杜四皱眉思索物由心的话意,许漠洋与杨霜儿更是似懂非懂。

林青长叹一声,“将军说得不错,我们凭着巧拙的指引去制偷天弓无疑也是给了他强大的压力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的流转神功更上一层,达到了凝神化虚的境界。”

物由心喃喃道,“在那一刻我虽然双眼所见的将军就在面前,但在感觉中他却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。如果闭上眼睛,我就无法测知将军的方位!流转神功到底是什么功夫?”

要知武功高明到物由心这一层,对身边万物都有自己的异常敏锐的灵觉,更多的时候都不是凭五官对敌人的侦知,而是取之于心意中一种超然的感觉,而他直到面对将军本人时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,这份鬼神莫测的武功着实让他震惊!

林青道,“据我所知,流转神功取自于天地二气流转不息之意,正是要化身为自然,汲取天地之气。明将军其人虽是善恶难辨,但流转神功却的确是道家正宗无上的绝世神功!”

物由心深吸

也不见将军如何动作,身形突然后退,其势极快,就好象有人在他身后用一道看不见的绳索拉着他一般,眨眼间已然在数十丈外。

明将军扬声道,“我只能严令我的手下不予动兵,对八方名动却是无力控制,诸位好自为之吧……”

众人面面相觑,此事变化大出意表,一时都有些乱了主意。

明将军且行且吟,声音尚远远传来,“生荣死辱,惊笋抽芽,不过如是;心尘末脱,境由念生,不过如是;置喙世情,沉浮魔道,不过如是;杀人一万,自损三千,不过如是;救人一命,七级浮屠,亦不过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